<

01-09-2022

這是 2021.7.15 ~ 2022.8.31 的個人總結。全新美好的相遇,與過去的作別。

有感觸的書與音樂

書見接下來的系列文章(如果有的話)。

有感觸的 ACG 作品

依據 Bangumi 的記錄,上一年共計觀看了 71 部動畫。相比起去年慢了許多,這也說明我確實不是那麼無所事事了(笑。其中值得推薦的有(至少八分及以上):

EVA 新劇場版完結了,此外還在火車上有幸欣賞了高畑勳先生的最後作品「輝夜姬物語」。可以寫的有很多,但由於我的懶惰終究是沒有將這些評論寫下。

大事記

和如此之多的事物一併告別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八月二十八日晚上,我看着空落落的書桌,依舊滿滿當當的書櫃,心裏陡然有些空落落的。就這麼帶着必要之物——兩個大大的行李箱,拖行在深夜的浦東國際機場,那時的上海遠比今日平和,我會一邊想着,「如此也不壞」,一邊留待預演那可能的「更壞」。

飛機開始緩緩降下高度時,我能清晰地分辨出錯落散佈在波羅的海畔的燈光,然後漸次是在平原上逐漸熄滅的城市本身。恰好是日出的時候,晨曦中一路平安地降落在了這片大地的正中心。

這之前,我對歐羅巴有很多被加工過的想像。作爲一個在精神上先被「殖民」又自我「後殖民」的年輕人,我也許代表了大陸某個時代最後的餘暉,尤其是驚訝地發現已經幾無法與許多年輕一兩歲的同齡人交流時。而消除這種想像和實際體驗的鴻溝,又可能需要數年乃至數十年,事實是,我已經無法想起去年初來乍到時的心境了,那個被粗暴地拋進來,掙扎着克服異質感的自我。

如是,要概括地講出德國,或者歐羅巴究竟是什麼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被程序規訓的契約動物?被近一個世紀的「哈貝馬斯」薰陶,又從來無法抹去本質上威權色彩的矛盾體?堅持着文化均一論的讀者必會嗤笑,我們都是現代人,都帶着一樣的現代性。

但是現代性也告訴我們,語言就是生活本身。由是逐漸熟絡生活的過程就是語言能力進步的過程。第一次「不得不」說德語,是購買空缺的日用品時候,很簡單的問句和詞彙也足夠當時的我反應許久,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「拋出」感。幾天的受罪後,我開始對常用詞和句子敏感,說來滑稽卻也合理,這種語感基本無關考試和所學。不過考試還是要考的,補完語言測試後註冊,許多程序倒也簡單明瞭,政府和各種機構的辦事效率乏善可乘(聽說隔壁法國更糟?)。稍顯新奇的體驗是又開始收到紙質的信件了,對於過快接受了現代化的中國來說確實罕見。

如今再回顧時,會有一種和國內生活沒什麼大區別的錯覺,生活節奏當然是慢了下來,習慣了等待,習慣了什麼也不干,也終於有了在圖書館通宵的奇妙經歷。飛速過去的一年僅僅是個開始,之前已經有的基礎就可以應付不少。拜這所賜,我也有更多時間去提前閱讀和瞭解更高級的 Thema。四處玩了不少地方,一個人去了 dream city 布拉格,聖誕夜在斯特拉斯堡和其他白學家攀談,多山的南德有很多徒步和攀登的機會,可能是一種只有在這裏才能被養成習慣的娛樂。

Q:轉純數後悔不後悔? A:不後悔,解決問題的愉悅就足夠我支持下去了,哪怕毫無天賦。未來的 Arbeit 也可能會做於 TCS 和邏輯相關的複合領域。

Q:重新讀 Bachelor 有什麼問題嗎? A:比我年紀還大的多了去了,國內總是急不可耐地想要將各種階段按部就班,不出差錯地完成,這真的值得嗎?況且,咱還看起來年輕得很呢(指買酒被要求出示證件x)。 不過我還是不建議放棄國內的大學來重讀,很不建議

Q:談談對「潤」的看法。 A:最近這個字在中文互聯網的熱度十分高漲,其中隱含的意思非常豐富。誠然如今的形勢,乃至未來十年的形勢都不宜在大陸久留,但「潤」不是永遠的靈丹妙藥。 無關卻有關的事,請自品:我一直會留枚法國的歐元硬幣做幸運物。也希望無論何時何處,都能身體力行那最基本的原則,那美麗的三個詞,自由,平等,和博愛。

後記

好久不見!

今年不在生日準時發佈年中總結有許多原因,首當其衝當然是因爲自己懶 ORZ,另外也是由於意識到,八月底寫就這篇不成條理的文字也有重要的紀念意義——這正好是我來到德國的一年整。

這種體驗的巨大差離和思維方式的轉變,許多都是無法準確言說的,其本如拉康所言,我採擷實在界投影的碎片,聊作自娛之用,徒勞地嘗試找出雞湯味的事理罷了。

但這也不意味着人們不該言說,二十年代向人們揭示了,言語的力量一定是可以比肩炸彈,資本,透明風暴乃至冷漠無情的「絕對」的。爲了世界的存續,爲了將偶然耕耘成必然,請大家多多暢所欲言吧。

東亞的人常常會用「緣」來代替「命運」這個概念。因之於「緣」這個能指帶有了更多的主動性。人們往往並不能對抗命運,但人們往往可以結緣。「緣」絕不如「命運」這般殘酷,但它的重量也並不容忽視。我是個極其珍惜這種「緣」的人,希望我們能一起,結下這獨一無二的「緣份」。